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无行政区划企业核名

从注册商标到驰名商标从企业核名到企业上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周邓拆鸳鸯 爱情夭折  

2010-08-09 04:28:0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周邓拆鸳鸯   爱情夭折
        1937年“八·一三”事变后,关露通过地下党人武剑西认识了王炳南。王炳南 1908年1月1日出生在陕西乾县,他17岁时参加了共青团,18岁时加入了中国共产党,成为乾县第一位党支部书记,他组织农民进行抗粮抗税斗争,把乾县的农民斗争搞得热火朝天。反动政府四处捉拿他,这才使他出国留学。回来时带了个德国姑娘。对于王炳南传奇的经历,关露是又惊奇又敬慕。当武剑西把王炳南领到关露家时,心细的他发觉关露不大的房间收拾得干净整齐,桌上物品摆放得体,井然有序。屋里氤氲着一种清芬的余香,弥漫着少女闺房里特有的温馨芳香。当他们第二次见面临别时,王炳南一直把她送到南京路,她把刚出版不久的诗集《太平洋上的歌声》送给了他。当两个人握手告别时,她攥着他冰冷的手关切地说:“怎么这么凉?还不快把手放到兜里暖和暖和。”这句普通的关怀话语,在凛冽的寒风中犹如一股暖流涌进王炳南的心间。他的心不觉怦然一动!顺从地把手放回兜里,心中默默自语:你关心我一时,我关心你一世。
        关露善解人意,文雅质朴而又矜持傲然的倩影,深深地留在王炳南的脑海里,他们这一别就是二十年。在王炳南给关露的第一封信中,夹着他的一张像片,背书:你关心我一时,我关心你一世,他们彼此心心相应,彼此心中爱慕,却都没有点破,但两个人都能从书信往来的字里行间读懂对方的感情。知情的胡绣枫很是纳闷,他们俩可以说仅仅是一面之交,她在他的心中竟留下了如此深刻的印象,使他对她的爱慕之情日渐浓烈。
        王炳南和关露,俩人都有过一次婚姻的挫折。他们俩人通过书信交往,相知了,相爱了。这是两个饱经风雨,三十多岁成熟男女之间的相爱,不同于两个天真单纯的少男少女之间那种对异性渴慕,那种梦幻般的美丽爱情。他们寻找的是能够依托一生的生命中的另一半,所以都非常珍惜这段情,都珍视对方。
        1946年初,王炳南随同周恩来为首的中共中央代表团到南京,同国民党进行谈判,他担任代表团第二副书记兼发言人。为了尽快解决终身大事,了却十年的相思之苦,王炳南怀着激动、急切的心情,决定到苏北的淮阴去找关露。他打听好航班,在临行的前一天晚上,向周恩来和邓颖超汇报了他和关露的感情,他们之间的关系,以及明天到苏北解放区的计划等等。周、邓表示同意,并且支持王炳南和关露之间的爱情关系。第二天,就在王炳南准备好一切,怀着美好的心情,即将飞赴苏北时,邓颖超找到了他,把周恩来和她的新决定告诉了炳南:关露是一位好同志,尤其在做李士群的策反工作,后来在日寇的《女声》杂志社做情报工作,都是很有成绩的!但是,正是这一段情报工作的特殊历史,造成了她“汉奸文人”的社会影响,党是了解她的,可是社会上一时并不知道真相,还在骂她是“文化汉奸”!现在国民党的势力还相当强大。而你和周恩来同志搞外事工作,经常抛头露面,尤其目前正和国民党谈判打交道,你是共产党员,世人皆知,和关露恋爱结婚,肯定将在社会上产生不良影响,这对党的事业肯定是不利的。
         邓颖超说完停顿了一下,又神情严肃而语重心长地说道:“从目前情况看,从党的利益出发考虑,你和关露结合显然是不合适的!这是周恩来和我反复研究的结果。他让我来告诉你,请你考虑!”
        王炳南是一位党性极强的人。从我们党当时和国民党的斗争实际出发,为了顾全大局,为了维护党的声誉,他对关露的爱情虽然实在是难以割舍,难以忘怀。但是他又不能不毅然决然地忍痛割爱!如实地给关露写了一封断绝爱情的信。
        此时的关露正在淮阴蒙难,之前她接到王炳南的来信,说来淮阴与她商定终身大事。她多么希望他尽快到来,不仅可以托付终身,还能洗除她的不幸与磨难。在接到王炳南绝情信的一刹那,她的心灵在震颤,在伤痛,在流血。她最后残存的一点希望也破灭了。她难以置信,这个春天就是埋葬她多年期待的爱、浇灭她胸中热烈爱情之火的春天。她痛定思痛,回想起与王炳南的交往,历历在目。她是了解王炳南的,他重感情更重党性原则的人,他是从革命大局出发,断绝了他们的十年交往。是历史造成了她们的爱情悲剧。从此关露关闭了心灵中爱情的闸门,不再爱任何人,也拒绝任何人之所爱!直到她的生命终结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一生多坎坷   晚景凄惨
       1949年7月,关露参加了在北平召开的中华全国文学艺术工作者代表大会,她受到周恩来的接见,周恩来关切地问她:“你现在还在克农那里吗?”她为总理在建设新中国的百忙中还记着她而感动,积极投身到文化活动和文学创作中。
       1955年6月14日清晨,关露因潘汉年案的牵连,被两名公安人员带走,关押在功德林监狱的单人牢房里。关露望着屋顶,张开记忆的翅膀,从遥远的过去,从历史的深处,再飞回到现实生活中来。她用最严格的尺子,把自己从头到尾丈量了一遍。没有发现自己有任何违背国家、违背人民、违背党的利益的地方!所以她心平如镜。1957年3月,她被教育释放,此后又受潘汉年案牵连,再次入狱。
       关露出狱后,所有来看望过她的人,尤其是了解她的梅益、王炳南和碧野,感到非常意外和吃惊!感受最深的有两点:第一关露一向以整洁、干净著称。现在的她是一堆花发,散乱地披在头上,肮脏的被褥散发着臭气;居住的小屋,狭窄、拥挤、令人窒息。想不到当年著名的女诗人关露,晚景竟是如此的悲惨!第二抗日战争时期,关露在潘汉年领导下深入汪伪特工总部做策反工作,深入日寇营垒里搞情报工作长达六年,蒙受汉奸恶名,不去辩解、申诉,忍辱负重;解放后,因潘案牵连两次入狱十年坐牢。蒙受不白之冤二十七年,这些接二连三的打击,摧残了她的肉体和精神,但她的信仰、信念始终没有改变,仍然对党忠贞不二,一生无怨无悔。所有探望过她的人,包括她最亲最近的妹妹和外甥们,谁都没有听到她一句怨言,真是意想不到啊!
        后来,她得了脑血栓,家中雇了个小保姆金正英照顾她的起居生活。1982年12月5日,他借故支走了保姆,在家里喝下过量的安眠药,十分安详地睡着了,永远地睡着了。
       一个才华横溢的女作家,走完了坎坷的75个春秋;一个意志坚定的共产党员,渡过了屈辱的75个岁月;一个追求完美的痴情女子,经历了孤寂的75个年华。她走了,走不出亲人对她的思念;她走了,走不出人民对他哀思;她走了,走不出家乡对她的惋惜。她虽然戴着“汉奸文人”的帽子走了,却永远活在了人民群众的心中。
        1983年8月22日,在潘汉年平反昭雪一年之后,公安部做出了《关于关露同志问题的复查结论》。这个结论距关露被潘案牵连蒙受不白之冤已经二十八年了。
        关露的一生,把美好的青春交给了党,把珍贵的名誉交给了党,把宝贵的生命交给了党,她一生为党工作,一生忍辱负重!一生无怨无悔!她不仅是右玉家乡的好女儿!也是山西乡亲的女儿!更是党的好女儿!全国人民的好女儿!然后结局却难以让人接受,难以让人置信,难以让人平静!虽然零落成泥碾作尘,却忠魂千古留芳名!
        当我完成该文初稿的时候,正值2005年春节,一种不可言状的滋味弥漫在我的心头,室内温暖如春,花气袭人,室外寒风凛冽,爆竹劈啪,突然《春天里》这首歌出现在春节联欢晚会的电视画面上。七十五年过去了,这首歌再一次在祖国的大江南北,长城内外唱响。这决不是时空的偶然巧合,好象是在冥冥之中真诚地祭奠关露的在天之灵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春天里来百花香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朗里格朗里格朗里格朗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和暖的太阳在天空照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照到了我的破衣裳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朗里格朗里格朗里格朗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穿过了大街走小巷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为了吃来为了穿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朝夕都要忙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